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熱點話題 >

王義桅:西方為何開始向中國學習改革

時間:2019-09-20 01:18來源:環球網 作者:王義桅 點擊:
西方為什么要選擇學中國改革?學什么?西方之亂與中國之治,西方之衰與中國之盛,西方之疲與中國之旺,形成鮮明對照。不是不好意思學,而是不學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


 

  “求知,哪怕遠在中國”。這是阿拉伯圣訓。現在,西方也效仿阿拉伯了。


  起先是羨慕。《紐約時報》專欄作家弗里德曼前些年指出:“當現實有需要的時候,中國領導人可以修訂法律法規、制定新的標準,改進基礎設施,促進國家的長期戰略發展。這些議題在西方國家的討論和執行,需要花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。”


  后來是刺激。西方前政要不斷吐真言,贊賞中國的同時不忘激勵現任西方領導人。前些年德國前總理施密特曾表示,中國的持續成功發展不僅解決中國問題,也為西方走出困境提供啟示。以色列前總統佩雷斯也說,中國從貧窮到自立、從貧窮到繁榮,實現著中國夢,走出了中國路。中國獨特的發展模式對解決中東地區的貧窮、失業、教育和科技落后等許多問題都有著積極啟示、激勵作用。


  如今,西方不只是口頭上,而且在行動上;不僅學中國做法,而且學習中國改革了。比如,不久前特朗普宣布成立人工智能國家委員會,并補貼千億美元給臉書、谷歌等私企搞5G。歐盟學習中國的產業政策,日本學習中國“一帶一路”……

 


 


  西方為什么要選擇學中國改革?學什么?這意味著什么?


  為什么學?西方之亂與中國之治,西方之衰與中國之盛,西方之疲與中國之旺,形成鮮明對照。不是不好意思學,而是不學都不好意思了。


  在超大規模社會推行全面深化改革,中國不僅成功實現連續40年沒有爆發經濟危機,還成為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后推動世界經濟增長的頂梁柱,讓西方刮目相看。中國還有所作為地提出了“一帶一路”、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些實際上西方提不出來的倡議和理念。要理解這背后的邏輯,背后中國的戰略意圖是什么,種種因素也推動著西方學習中國。這種學習動因也源于擔心來自于中國的競爭。想要去搞清楚中國下一步想干什么,或者中國過去成功的密碼,為了更好對付中國——師華長技以制華。


 

 


  為什么學中國?還有一個原因是西方缺主心骨。特朗普推行“美國優先”政策,不斷退群,糟蹋美國軟實力,美國建制派急,美盟友也急。


  學習中國什么?首先學中國治理,其次學中國創新,再者學中國制度。


  先說學習中國的國家治理,比如說新疆問題,實際上他們很驚訝,為什么中國能做到。就業、脫貧、反腐、貧富差距,西方也遇到這些難題,想借鑒中國經驗。


  再說創新。中國的改革已經不再是什么國際接軌,而是提升自己競爭力的一個重要的選擇,甚至是文明的創新。比如,中國研發投入僅次于美國,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發展很快。默克爾近日來到武漢,前兩年去深圳、成都,都是中國創新活躍之都,不僅是去尋找投資的新機會,也在學中國的數字革命。


  還有是學習中國政策和制度。去年第73屆聯合國大會期間,洛克菲勒基金會專門組織聯大邊會,請筆者介紹“一帶一路”與中國的對外援助。歐洲曾學習中國的文官制度,現在對中國的戶籍制度也很感興趣。

 


 


  非常吊詭的是,西方越想學中國,越不謙謙虛虛的,還罵中國——罵的正是想學的!換句話說,他們指責中國的,恰恰是他們最覺得中國的競爭力所在,希望中國改掉,以便維持西方的競爭力。比如,歐盟將中國定位為“制度性對手”,推出歐亞互聯互通戰略,希望將我“一帶一路”收編;美日澳也在印太地區搞基建、民生,學習中國產業政策,抵消“一帶一路”影響。


  西方在學中國,實際上是學習西方遺忘的東西。學中國,是學自己,是回到初心。產業政策、國有企業、補貼等,哪個不是中國從西方學來的?中華人民共和國,除中華,哪個不是西式概念?China也是西方概念。


  西方基督教文明、市場經濟模式、治理模式邊際效用遞減,甚至窮途末路了,不得不學中國改革。甘心也好,不甘心也好;主動也好,被動也罷,都在借鑒。學習本身是一種創新,而不再是一種模仿。學習不只是一種美德,還成為競爭力的來源。


  西方學習我們,我們有些不自在,擔心被忽悠、被超越,這很正常。我們仍在向世界學習,借鑒一切人類文明優秀成果,改革和完善我們的制度,實現治理能力與治理體系現代化。


  自一個世紀前孫中山先生驚呼“世界大勢,浩浩蕩蕩,順之者昌,逆之者亡”,到40年前鄧小平同志斷言“不改革開放只能是死路一條”,改革在中國成為融入主流國際社會、抓住全球化機遇來釋放制度活力和人民創造力的不二選擇,制度競爭力的來源在于改革力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,“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,也是決定實現‘兩個一百年’奮斗目標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一招。”


  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,發展模式、國際規則都在變,沒人敢自詡絕對正確。全球化不再是一個既定條件,本身具有不確定性。改革既是重塑中國的國際比較優勢,且本身也成為中國最大的國際比較優勢。全面深化改革的使命,從近的說,是解決中國目前面臨的各方面尖銳挑戰;從中的說,是重塑中國的國際比較競爭優勢;從遠的說,則是奠定中國作為世界領導型國家的地位。一是國內問題多多,借鑒中國;二是怕被中國趕超,緊盯中國,這是西方學習中國改革的動因。

 


 


  事實上,西方學習中國改革較停留在器物層面,制度層面仍然不多,精神層面更稀罕。真正的中國改革精神西方怕是學不了的,那就是“茍日新,日日新”的文明底蘊,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,這其實是他們最需要學習的。


  《道德經》第四十九章很好詮釋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執政理念:


  圣人常無心,以百姓之心為心。善者,吾善之;不善者,吾亦善之,德善。信者,吾信之;不信者,吾亦信之,德信。圣人在天下,歙歙焉,為天下渾其心,百姓皆注其耳目,圣人皆孩之。


  從東學西漸,西學東漸,到現在的東西互鑒,甚至超越東西,包容南北,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命題。我們真誠希望世界不分東西,不分體用,不分學漸,而是文明互鑒、文明創新,超越意識形態和傳統價值觀分歧,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。


     (作者王義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改革研究院、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)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五子棋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