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知青網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知青養老論壇 >

當年知青四十年后“集體養老”又吃上大鍋飯

時間:2015-05-10 01:04來源:北京晚報 作者:修佳明 點擊:
三年前的一次聚會上,孫玉藤忽然說:“我們反正也是三天一小聚,五天一大聚,不如干脆住一起,成立和諧家庭,想玩下樓就能玩,想喝酒上樓就能喝,有人生病,大家就一起照顧,多好!”

 


 


 

      早上5點,69歲的盧志軍被散步回來的老伴叫醒了。今天輪到她給同住的五個知青同學做飯,打算獻上自己最拿手的烙餡餅。“現在是這邊集體戶人最少的時候,5個人15張餅就夠吃了。人再多點兒,我還真烙不動了。”


      今年春節剛過,盧志軍就帶著老伴從東北老家飛到了廣西北海的“老年集體戶”。住在這棟三層小樓里的幾個同學,都是相識四十年的知青老友。如今,老人們住在一棟樓里,輪流做飯,打牌種花,有病互相照顧,閑來憶苦思甜。“讓孩子各忙各的事業去,我們老朋友在一起生活,跟家人一樣,熱熱鬧鬧,自給自足。”


      “老了開心最重要”


      1968年,當時正念高三的盧志軍成為第一批下鄉知青的一員,跟十幾個同學組成農村集體戶,直到1971年初才回到城里。在學校做了三年同學,又在農村共同生活勞動了三年,集體戶里的同學“都像家人一樣親。”


      因為錯過了高考,這批知青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,大多留在吉林小城本地生活工作,四十年都沒有斷往來。退休后,大家開始頻繁地聚會。以集體戶時期最要好的四五個同學為核心,帶著各自的家屬,幾天一小聚。

 


 


      團支書王澤君是盧志軍的好姐妹,已經跟孩子遷居上海,但每逢聚會也會千方百計趕回來參加。“我是真想這些老同學,很懷念當初集體戶的生活。”


      三年前的一次聚會上,孫玉藤忽然說:“我們反正也是三天一小聚,五天一大聚,不如干脆住一起,成立和諧家庭,想玩下樓就能玩,想喝酒上樓就能喝,有人生病,大家就一起照顧,多好!”


      這個提議當場得到大伙兒的贊同。盧志軍說:“我們的孩子,有的在北京,有的在上海,留在吉林的也都單過,對父母不太顧得上。同學在一起熱熱鬧鬧的,挺不錯的。”常聚會的12個人先后報名成為“和諧家庭”成員。“后來,大伙兒覺得和諧這個詞太時髦,沒有我們自己時代的特征,我就提議改成老年集體戶。”盧志軍說。


      趙學甫是最先贊成這個方案的人。他把自己在北海剛買的一棟三層小樓提供給大家過集體生活。最近,他又把自己的公司賣掉,在吉林當地訂購了一座四層小樓作為老年集體戶的大本營。“錢不重要。”趙大爺說,“到老了,開心最重要。”

 


 


      輪流做飯相互照顧


      盧志軍坐飛機到北海集體戶的第二天,先交了1000元的伙食費。“每人每月500元,然后想吃什么自己去買,回來報賬。”管賬的趙夫人告訴她。


      剛到北海幾天,盧志軍和老伴已經摸清了附近購買食材的情況。“大伙兒每天都必須吃的是菠蘿,10塊錢4個,特別好。還有香蕉、楊桃、番石榴……水果可勁兒吃。還有個農貿市場,就在小區對面,北方菜南方菜都有,吃的很習慣。”


      僑港附近有一個越南僑民聚集地,買魚很便宜。集體戶里廚藝最好的王大爺聽說后,忙跑過去買了25斤小黃魚,回來凍在冰箱里,每天油炸、做酥魚,換著樣地吃。王大爺能者多勞,經常主灶,別的同學也有各自的拿手菜。“都不甘落后,想做什么菜,事先把材料買好。然后大家商量定,今天我做這個菜,明天他做那個菜,有時候還會特別搞個亮相儀式,把菜端出來,比比誰做的好吃。”盧志軍說,“現在大伙兒手腳都還麻利,搶著干活,不做飯的就負責刷碗,收拾屋子擦地,挺開心的。”


      集體戶里少則五六個人,多則十一二人,做這么多人的大鍋飯,老知青并不覺得很累。“其實給兩個人做飯才最頭疼。”主廚王大爺說,“做多了不是,做少了又沒意思。人多的時候做飯放得開,而且做一次飯,就能歇兩三天,一點兒也不累。”


      雖然身體硬朗,畢竟也是70歲上下的老人,健康還是他們和兒女最擔心的問題。“所以我們集體戶里人數不能少,生病了大家一起照顧,重了送醫院。”還在吉林返聘崗位上的孫大爺說,“我就是醫生,等我退休加入集體戶,大伙兒就不用擔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 盧志軍回憶自己去年腎結石手術住院時的情況:“因為孩子剛在北京找到工作,不愿意折騰他,所以一天三頓飯都是集體戶里的朋友給送的,每頓好幾樣,換樣做。真的挺感動的。”


 

 

 


      公社明星變身“麥霸”


      老年集體戶有自己的生活節奏,盧志軍發現,老年人都習慣早起和午睡,根本不需要過渡。早飯7點鐘吃,葷素搭配。上午去城里或者海邊散步游玩、逛商場、踩沙灘、老伴每隔兩天還會下海游泳。中午簡單吃一口昨晚的剩菜,午休后就進入下午的游樂時間。


      “這兩年家里走了幾個兄弟姐妹,我老伴想找人打麻將可困難了,只能等過年熬夜。到集體戶里就好了,每天都能玩,而且大伙兒商量好一天封頂100塊錢,輸贏很小,我也不管他,只要不熬夜,隨他玩個夠。”盧志軍說,而她自己最喜歡的娛樂方式,則是用一樓大廳里的卡拉OK機唱歌。


      在知青下鄉的時候,盧志軍是集體戶的文藝骨干,每天最盼望的事情,就是田里收工后跟集體戶的同學一起排練節目。“我只記住有表演唱《毛主席的話記心上》和舞蹈《北京的金山上》,我是編導,全體同學都參加了,最后上公社去匯演,當時都引起轟動了。”


      文藝成為知青鄉間歲月的美好記憶,孫玉藤和他的夫人是當時集體戶里的主唱,現在走在街上興致起來的時候,也會情不自禁地演上一段。王大爺比盧志軍更愛唱歌,被同學們尊為“麥霸”。盧志軍說:“他拿住麥克風就不放手,我只能趁他打麻將的時候唱唱。”


      下午5點,不管是打麻將的,還是唱歌的,都會停下手中的事情,到房前的院子里栽花、澆花。老人們在傍晚都化身成園丁。男生們特意買了一根20米長的水管,前后院的花都澆得到。大家協力把花修剪出各種形狀,以此為樂。

 


 


      “我們的回憶未來都在一起”


      每天晚上6點鐘,澆完了花,老年集體戶就開飯了。在飯桌上,大家最喜歡談論的,還是青年時代的回憶。


      盧志軍高中時代成績優異,本來已經報名北京外國語學院,但沒能參加高考。當年在集體戶里,她就是大家的朗讀者。“每天晚上,女生們都圍在一起,給各自的家里織毛衣。我就坐在一旁的煤油燈下,給大家念長篇小說。具體有哪些我已經記不得了,總之是能借到什么書我就讀什么書,中外的都有。有的時候讀到夜很深的時候,鼻子眼睛都被煤油燈熏黑了。”


      趙夫人也記得這回事兒。她補充說:“那時候有一個年紀最小的女生,等老盧念書念晚了,她就去廚房偷東西吃。有一次,那個女生偷了一塊肉給大伙兒吃。本來大家不敢,怕吃了拉肚子被發現。但最后還是你一口我一口,一會兒就吃光了。”


      冬天,月亮一出來,男生和女生就會出去“打柈子”:女生拿鋸子把粗木鋸成一段一段的,男生再劈成柴火堆起來。“天很冷,雪沒到膝蓋上。當時覺得真是苦,現在回憶起來還覺得挺浪漫的。”盧志軍笑著說。


      不過,最大的問題還是想家、想孩子。盧志軍的兒子一直不太放心,“我知道他們老同學在一起心情好,可以互相照顧,我也挺支持的。但畢竟家人和醫保都在吉林,還是在老家更放心。我不能經常回家陪他們,很愧疚。”


      “在老家的集體戶人多,我們就要請保潔阿姨和廚師了。”盧志軍邊憧憬邊忙著剁肉餡、烙餡餅。

 


 
 
 

 

(責任編輯:東岳)
頂一下
(23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表情:
用戶名: 驗證碼:點擊我更換圖片
欄目列表
推薦內容
五子棋技巧